“80后”农村教师:别让山里娃跑输素质教育

2019-11-19 作者:师生活动   |   浏览(134)

  新华网杭州3月27日电(记者余靖静)一道时政题,“2010年亚运会在哪里举行?”他教的整个8年级,无人答对——从教后的第一次测试情况,让来到浙江省青田县万阜乡任教的“80后”老师任泓旭意识到,适应素质教育,是摆在山里娃和他面前的一道槛。

每逢新学期开始,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凤凰镇寄宿制小学的学生曹元总会结交一些新朋友,而他们都是刚刚从城里返乡读书的小学生。

  在这个海拔500多米的贫困乡,约万名村民散居在72平方公里内大大小小的山头上。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是从乡里到县城的班车,每天只一趟。这位出生于辽宁的小伙子,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第一次坐车进山,85公里的盘山路,弯急、坡陡、道窄,一旁是百米多深的水库,两三个小时下来,他强忍着没吐。

在不少地方城乡教育差距越拉越大,农村学生进城读书蔚然成风的时候,平鲁区却出现了一股“逆流”——让进城的农村孩子回乡就读。

  山乡很安静,“白天听鸡叫、晚上听猫叫”,孩子们特别单纯,他们会掏出番薯给任泓旭,“老师,吃吃看,里面是红的,很甜很甜。”但另一面,孩子们的视野窄。任泓旭来山里前曾在城里中学实习过,他做了对比:农村孩子身上有股韧劲,背书快,几百字能很利索地背出来,可理解题就成了“克星”。

这绝不只是简单的“上山下乡”,其背后蕴含了政府精雕细刻般的运作。在实现了义务教育全免费之后,平鲁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无差别教育的打造上。

  “现在的改革方向是提倡素质教育,这是好事。譬如中考(微博)的一些科目中,书上内容只占30%,大部分是理解题。这对农村教育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任泓旭说。

追求城乡教育均衡发展,摒弃教育不公之痼疾,平鲁政府成为完全责任人。

  大学里,他的专业是历史,现在他主要教“社会”,“师资紧张,农村老师本来就要求‘全能’,专业不对口很正常。我要做的是,至少在这个科目上,不让孩子跑输给城里娃。”

也正因此,2009年底平鲁成为“全国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工作先进地区”,这一殊荣在全国仅有92个地区获得。正如教育部长袁贵仁所言:义务教育是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中之重,而均衡发展则是义务教育的重中之重。

  除了学习,任泓旭更担心山里娃“一片空白”的家庭教育。学校的孩子绝大部分是留守儿童,据他观察,到了六年级,无论男女,都会自己烧饭炒菜。有些孩子的父母离异后,两边都撒手不管,孩子只能跟着老一辈过。曾有一个女孩,爷爷生病,办低保、去县城代为求诊、取药,往来都是她一个人。

执政者有责任让“山里娃”与“城里娃”享受到同样的优质教育,不能让农村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每逢周五,孩子都会围过来问:“老师,你下不下(山)去?”听到答案是“不下山”,他们总是很雀跃,这意味着周末能找老师聊天,有时还能一起看看老师电脑上存着的电影。“妈妈不在,爸爸不管,老师就成了半个父母。”孩子们的依赖,令他感动,又令他担忧。

教育不公平,最突出体现为城乡教育的不公平。这一纠缠中国教育良久的顽疾,在平鲁也曾典型存在。

  “小小年纪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这是农村娃‘硬气’的地方,可是他们在心理上是缺失的,尤其是父母的爱。心理健康是素质教育的既有内容,而农村娃的‘缺爱’,已经不是单靠老师和学校就能做好的。”任泓旭说。

2008年之前,全区的沟沟峁峁里散落着300多所农村小学,其中只有一个老师的学校就有173所,10个学生以下的学校83所,农村学校全部是复式教学。为维持教学正常运转,平鲁只能对教育工作人员实行低职高用、低能高用。2007年底,全区农村共有小学教师700名,达到学历要求的不足一半。

分享到:

曹元的家在凤凰镇周边的村子里,原先他在村里的小学上学,可后来,娃娃越来越少,教师越来越老,村里小学难以为继。为了让孩子们能得到更好的教育,父母不得不把他转到离家甚远的城里的一所小学就读。“漂”在城里的日子不好过,住校一学期得花800元,如果不住校要花400元,但得租房子,房租也要1000元。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农村学生进城就读潮,拖垮了农村,挤垮了县城,原有的乡村学校大的变小,小的更小,城里学校却人满为患,一个班的学生人数一控再控也超过80人。孩子们挤在逼仄的空间里,很难说是在接受良好的教育。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与此同时,数量多、规模小的农村学校占用了大量的财政经费,尽管平鲁的教育经费以每年31%的速度递增,全区近一半的可用财力花在了教育事业上,但巨额投资与取得的效益极不相称。

凤凰城镇寄宿制小学有着37年教龄的生活老师卢文杰对记者回忆说:“我过去在屯军沟小学任教,三个年级加起来凑不到8个人。我既是校长,又是班主任、语文老师兼数学老师,放学后还当‘厨师’,其他科目根本没时间开。”

“教育,特别是义务教育不仅是社会发展的助推器,更是社会发展的均衡器,是改变社会分层、促进社会公平的重要手段。执政者有责任让‘山里娃’与‘城里娃’享受到同样的优质教育,不能让农村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委书记、区长李俊对记者说。

面对义务教育,政府有免费与公平的双重责任。实现教育均衡发展,政府不能缺位,平鲁抓住重点环节实施重点作为

教育不公是最大的不公平,而义务教育的不公又是最大的教育不公。面对义务教育,政府有免费与公平的双重责任。实现教育均衡发展,政府不能缺位,平鲁抓住重点环节实施重点作为。

首先是教育版图的划定与变革。2007年,平鲁提出了“高中、初中在城区,农村小学在乡镇”的学校布局思路。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对这种布局很感兴趣,他对记者说,一个乡镇一个小学,中学都集中到县城,这种做法比较独特,是一个亮点。过去那种藏在沟沟壑壑里的小学校很难吸引好教师,学校集中在县城、乡镇,好教师就能安心地工作了,如此,教育质量过几年一定会非常好。

办学思路既定,随之是平鲁政府大手笔的教育经费投入,仅仅一年多的时间,3.2亿元财政资金投向教育。

宽敞明亮的教室,舒适的宿舍,干净卫生的食堂餐厅,齐全的专用教室和后勤服务室,标准的运动场,微机室、语音室、多媒体远程教育室,每个教室安装有电视机、DVD……2008年秋季开学,投资5000万元建设的12所美丽典雅的园林式小学出现在平鲁的山庄窝铺。每个乡镇一所高标准寄宿制小学,替代了农村原来所有的小学和教学点。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发布于师生活动,转载请注明出处:“80后”农村教师:别让山里娃跑输素质教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