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仲
2020-02-06 60

祭仲春秋时期郑国大夫,生卒年不详。 郑庄公身边的权臣,甚有宠于庄公,庄公使为卿。 郑庄公除了太子忽以外,还有几个儿子,分别是突,子亹,子仪、子婴等等。一次太子忽率军帮助齐国了北戎的侵入,齐厘公对太子忽很是青睐,想把女儿嫁给他,太子忽拒绝了,说是我是小柄,齐是大国,不太匹配。祭仲当时就劝太子忽,要答应下这门亲事,让齐国做自己政治的后援团,可惜太子忽不会算这笔政治帐,后来为此付出了代价,据《左传》记载,太子忽后来娶的陈侯的女儿,在以后的变故中,一点也借不到外力。 郑庄公死后,太子忽即位,是为郑昭公。但不久,就发生了一场政变。公子突的母亲是宋国雍氏的女儿,雍氏是宋庄公的宠臣,于是宋庄公、雍氏、突达成政治协议:宋让突继承的郑国国君的位置,突对宋有一定的回报。他们诱捕了祭仲,对祭仲说:不立突,将死。祭仲答应下来了,祭仲许宋,与宋盟。昭公忽听说祭仲要立突,就跑到卫国去了,突到郑国,就成了郑厉公。《公羊传》对祭仲明显采取了褒扬:称祭仲为贤相,知道事情的急缓轻重,不考虑自己声誉的影响,做事只从国家利益出发,并说祭仲不从其言,则君必死,国必亡。从其言,则君可以生易死,国可以存易亡。《公羊传》是从道德角度对祭仲加以了肯定。 司马迁虽然没有在《郑世家》中对祭仲评论什么,但在他的《太史公自序》中总结郑国的历史时,有祭仲要盟,郑久不昌。之论,对祭仲提出了了批评,郑庄公叱咤一时,在他死去后,郑国经祭仲这番废立折腾,国力再也没有起色过。 后来,郑厉公想杀祭仲,却被祭仲发觉,厉公只得退避到叫栎的地方,祭仲又迎昭公入郑,昭公又被高渠弥所杀,于是又立子亹,史称郑子亹,子亹与齐襄公有私仇,在一次诸侯会上,齐襄公又杀了子亹,于是祭仲再立子婴,史称郑子仪。等祭仲死后,郑厉公突使用同样的方法诱劫了大夫甫瑕,胁迫甫瑕杀了郑子仪使其复位,厉公突复位之后,又将甫瑕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