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登录网址-54548866永利集团 > 历史人物 > 揭秘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贵妃:设贵妃的皇帝是谁?
揭秘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贵妃:设贵妃的皇帝是谁?
2020-01-16 146

导读:提起贵妃,那位「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杨贵妃可谓家喻户晓,与之相比, 第一个贵妃却鲜为人知。贵妃一词最早出现于《宋书》。据《宋书·后妃传》记载,「世祖孝建三年,省夫人、修华、修容,置贵妃,位比相国;进贵嫔,位比丞相;贵人,位比三司,以为三夫人。」史籍中的「世祖」,即南北朝时期刘宋王朝的孝武 刘骏。也就是说,从刘骏开始,才有了「贵妃」这一等级和称号的妃嫔。在《宋书·孝武十四王传》中,唯一一位被史官称作「贵妃」的殷姓女子。这位「殷贵妃」,就是 有明确记载的第一个贵妃。 说来也巧, 上最有名的贵妃和 上第一个贵妃竟然都与「乱伦」有关系。杨贵妃是唐玄宗的儿媳妇,后被公公抢得;殷贵妃是刘骏的堂妹,后被堂兄霸占。在历史上,刘宋的 大多荒淫无道,刘骏无疑是其中最出格的一个。刘骏既然能与自己的生母路太后搞出男女绯闻,那么,他把叔叔刘义宣的几个女儿,也就是自己的堂妹抱上床,便也不足为奇了。 殷贵妃,本姓刘,刘宋宗室刘义宣之女。刘义宣是宋武帝刘裕的第六子,宋文帝刘义隆的弟弟,后封南郡王。刘义隆被太子刘劭杀死后,刘义宣出兵协助刘骏诛灭刘劭,扶持刘骏即位,是为孝武帝。刘义宣生有四个女儿,个个貌美如花,天香国色。刘骏发现后,便强行将四个堂妹一并召入宫闱,日夜淫乱。刘义宣闻讯,不禁大怒,随即起兵造反,「世祖闺庭无礼,与义宣诸女淫乱,义宣因此发怒,密治舟甲」(《宋书,刘义宣传》)。刘义宣兵败被杀后,刘骏更是肆无忌惮,索性将四个堂妹从暗处搬到前台,公开地封她们为妃嫔。四姐妹中,以老二也就是殷氏最为出类拔萃,因「丽色巧笑」得以「宠冠后宫」,被刘骏封为淑仪。为了掩人耳目,防人口舌,刘骏还煞费心机地让殷氏认陈郡的殷琰为父,「假姓殷氏」。由于不少知情者因泄露真相被杀害,因此众人都不知道她,究竟是哪一家的女儿。 由于家破人亡,纤弱无助,殷氏对于这段兄妹乱伦的畸形恋情无力抗争,也不敢抗争。好在刘骏对她非常宠爱,这一点,从殷氏入宫后的八年时间里为刘骏生下刘子鸾、刘子仁、刘子羽、刘子云、刘子文、刘子师以及第十二皇女这一骄人战绩上就可以略窥一二。此外,她的长子刘子鸾也得到了刘骏的青睐,数年间不断被加封,其人气指数甚至盖过了太子刘子业。然而,红颜薄命,大明六年四月,殷氏病逝。殷氏死后,刘骏悲痛万分,乃至「常思见之」。为此,刘骏特意把殷氏的棺材做得像抽屉一般,每当想见她的时候,便将棺材拉开一睹遗容,「遂为通替棺,欲见辄引替睹尸」。 刘骏虽然早在孝建三年就拟定了贵妃这一等级,但迟迟没有册封谁为贵妃。直到六年后,也就是殷氏去世后,刘骏才下决心将这一殊荣送给殷氏,「追赠贵妃,谥曰宣」。在 上,明确记载被冠以贵妃头衔的女子,殷贵妃是第一个。与殷氏永别之后,刘骏精神涣散,不理政事。每晚临睡前,都要在殷氏的灵前倒酒对饮,接着痛哭流涕到难以自拔。为表达对爱妃的怀念,刘骏又诏令有司为殷贵妃修建一座庙,庙成后以殷贵妃长子刘子鸾的封号,称为新安寺。后来,有人提到汉武帝曾用方术与宠妃李夫人的魂魄相见之事,刘骏便也上演了一出「人鬼情未了」。但是,当刘骏想与之握手时,鬼魂却消失了。对此,刘骏「尤哽恨」,于是效仿汉武帝给李夫人写悼赋,亲自写了一篇悼念殷贵妃的文章《伤宣贵妃拟汉武帝李夫人赋》,赋中「遣双灵兮达孝思,附孤魂兮展慈心。伊鞠报之必至,谅显晦之同深」的句子确实哀艳悲怆、伤感缠绵,让人唏嘘不已。 除了自己写悼赋,刘骏还命江左第一才子谢庄写了《宣贵妃诔》这样一篇哀文。刘骏看后非常满意,忍不住感叹道:「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奇才!」刘骏不仅将谢庄的辞赋刻在殷贵妃的墓碑上,还下令广泛传抄,一时间「纸墨为之贵」。葬礼结束后,刘骏每每想起殷贵妃,便带领群臣到 凭吊。他甚至还对一个名叫刘德愿的大臣说:「卿哭贵妃若悲,当加厚赏。」刘德愿是个官迷,为了荣华富贵,「应声便号恸,抚膺擗踊,涕泗交流」。刘德愿哭得如此投入,如此煽情,高兴异常,当场就升了刘德愿的官,让他做豫州刺史。接着,刘骏又让羊志哭殷贵妃,羊志随即「亦呜咽极悲」。后来,有人问羊志「卿那得此副急泪」,羊志说他的爱妾刚刚去世,那天是「自哭亡妾耳」。这两件事虽然滑稽可笑,但也反映了刘骏对殷贵妃的一往情深。 大明八年五月,也就是殷贵妃去世两年后,因爱成思、因思成愁、因愁成病的刘骏崩于玉烛殿,时年35岁。刘骏死后,太子刘子业即位。想到殷贵妃曾试图让刘子鸾取代自己,刘子业将积攒多年的仇恨全部发泄出来,「新安王子鸾有宠于世祖,帝疾之」。不久,刘子业便「赐子鸾死,又杀其母弟南海王子师及其母妹」。殷贵妃没有想到,她死之后,会给刘骏留下无尽的悲伤哀痛,会让无辜的姐妹、子女惨遭横死。然而,让她更想不到的是,刘子业竟然下令毁掉新安寺,继而「发殷贵妃墓」 。 历史上第一个贵妃最终以尸体被曝露、被侮辱,为其无奈而凄美的一生画上了一个悲凉的句号。